无限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万仙之王 > 第16章 《爱莲说》

第16章 《爱莲说》

推荐阅读: 不死神心大医凌然古代小民奋斗林小语的人生诛红与八十红论换个身体玩逆袭坏男人斗破苍穹文豪至尊绝境帝国机械人修仙传

    “可人?”纪墨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出现在面前的可不正是他身边的御女可人?

    可人总是像在微笑的弯弯月牙眼关切的看着纪墨:“皇上,您若是想睡,还是到龙床上吧,这里虽然宽大,终究是不舒服呢。”

    废话,瓜田旁边的窝棚里,垫着稻草,能舒服才怪了!纪墨脸色一白,忽然清醒过来,不对!自己不是那瓜农的儿子了,自己又是皇上了!

    他又惊又喜的站起身来左右看看,那盘龙的金柱、锦绣的帷幕、水墨的屏风……还有可人的可人,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天呐,朕终于回来了……

    切了一天西瓜的纪墨瞬间有种劫后重生的喜悦,忍不住张开双臂一下抱住了可人,将她起来双脚离了地面,陀螺般原地转了个圈,可人顿时惊得小脸儿煞白。

    “皇上,不要啊,不要——”可人当真是吓坏了,她跟随昏君左右蛮久了,虽然昏君因为忌惮太后而一直没敢动她,但是她很了解昏君有多么荒淫无度的。

    虽然皇上自从被刺杀之后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可是谁知道他会不会忽然淫性大发,把自己强行奸污?

    “啊……”纪墨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表现实在是太奔放了,若在地球上还好解释,但是在这个世界里,似乎很不妥啊。

    纪墨连忙放下了可人,想说几句“对不起”、“请原谅”什么的话来道歉,但是在地球上这是男人对女人的正常态度,可在这里,那就行不通了。

    他可是皇上啊,怎么能跟宫女道歉呢?这也不合逻辑啊……

    可人脚踏实地时方才镇定下来,她长长的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皇上能放过她实在是太好了。

    她确实忠心于皇上,但并不等于她情愿被皇上占有身体。很多宫女都是打破了头想去跟皇上共度良宵,以求一步登天。但可人不是这样的女子,她甚至从未有过这样的念头。

    可人努力保持着镇定,用恬静的笑容去面对着纪墨。她听说有的姐妹说过,反抗越是激烈,皇上就越兴奋,所以可人希望自己那一贯能感染人的笑容可以让皇上冷静下来。

    她成功了,纪墨果然被可人的笑容打动了。

    当然,本来纪墨也没想过把她推倒……

    可人的俏脸上是恬静的笑容,让人只要看一眼,哪怕本来多么狂躁都会很快安定下来。她站在那里,就如同一株孤芳自赏的荷花,被她安静的陪着都是一种心旷神怡的享受。

    情不自禁,纪墨脑海中忽然想起了当初中学时要求背诵的一篇课文,宋朝周敦颐的一篇名作《爱莲说》,口中不由得轻吟出来: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可人虽然在努力的微笑,但其实心中还在狂跳不已。她借太后当护身符,是以昏君一直没敢动过她,但是可人却知道,若昏君真要把她怎样,太后反而会很高兴。

    可人从十岁开始,便跟随在太后身边,一晃就是八年,太后对她爱如己出。把可人安排在昏君身边,太后固然有让可人替她看管纪墨的心思,但又何尝不是把她最贴心的人儿交给纪墨才放心的意思?

    可人对太后忠心耿耿,对纪墨同样忠诚。但是若让她把身子都给了纪墨,心中还是不甘的。

    她并非普通的宫女,乃是一位亡国的公主。亡国之后她颠沛流离,被人贩子倒卖,最后被卖到大楚,被太后相中,这才免去了苦难生活。

    她现在是宫女,她也懂得自己的本分。在她眼中,昏君已经有了亡国之象。已经经历过了一次亡国,可人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若真有亡国那一天,可人可以毫不犹豫的陪着纪墨赴死。但让她委身于亡国之君,那就实在是太违心了。

    本来可人还在忐忑着若纪墨一定要临幸她,她该如何,是激烈反抗宁死不从,还是任他蹂-躏从此麻木的活着,亦或是放下心结随波逐浪?

    却没想到纪墨在看了她半晌之后忽然作起了诗,不!这并不是诗。身为亡国公主,可人也是颇有文采的,她明白这只是一篇短短的议论文章,但却字字珠玑,引人遐思。

    文中写莲之语,爱莲之心,喻莲之志,可谓一气呵成,看似是对莲的直观描述,其实字字句句皆是借莲之表象倾诉对她可人的赞美。初闻时之觉通篇无一丝喘息之机,语言超凡脱俗,而回味却是隽永绵长,越品越有滋味。

    可人不禁两颊微红,“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这是在说她虽然是被买来的女奴,却有着高尚的品德吗?

    虽然她确实不慕名利、洁身自好、不与人同流合污,但是被纪墨作文褒扬,仍然让可人颇感惭愧。

    可人其实自认为是有着一颗看透世情的晶莹剔透心,宫里宫外什么事想瞒过她的心可不易。但是此时纪墨随口背诵的这一篇《爱莲说》,却直击了她的心房,这刹那竟然让可人有一种被感动了的想流泪的冲动。

    “皇上,这是您的佳作吗?”可人如莺啼如雀语的低低问了一声,她感觉自己的声音前所未有的绵软娇柔,不禁贝齿轻轻咬了下樱唇,自己这是怎么了?却又想到,皇上竟然还有如此文采,以前皇上虽然也不是胸无点墨,应景之时也能吟诗一首,却绝不可能有如此才情啊……

    “看到妳的笑容,一时有所感怀,情不自禁,就随口胡诌几句,呵呵……”纪墨比可人的脸还红呢,以前看小说时尤其是穿越历史类的老见那些主角抄诗,自己当时还很鄙视作者们呢。没想到轮到自己时也抄了,果然很尴尬脸热啊。

    但是看到可人小脸红扑扑的,一双弯弯笑眼朦胧着一层水雾,这让他又觉得值了。抄诗就抄诗了呗,反正这里也没人找自己要版权,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倒是纪墨完全没想到原来抄诗对可人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可人本想赞美纪墨几句,但是听到纪墨说是看到她的笑容才有所感怀情不自禁,这让她就什么都说不出口了。娇羞之余,又极爱此文,终于忍不住道:“皇上,可否容可人将此文抄录下来?”

    纪墨点了点头,可人得了允便匆匆忙忙去书案前,麻利的研墨润笔,同时口中还在念念有词,唯恐忘记了。

    铺好纸张,压好了镇纸,可人抚着袖口,提笔疾走龙蛇,转眼便将这区区百字之文默写下来。

    这可人倒是有过耳不忘之能……纪墨看了不禁颇为赞赏,纪总最喜欢这种他说什么都能一字不忘的下属了。

    “好了……”可人长长吁出一口气,直起身来,再重新细细看了一遍,仔细回味,之后才又好奇的问道:“皇上,文中有两处,可人甚为不解。”

    “妳说。”纪墨正在得意之时,却听到可人道:“晋陶渊明,不知为何人?自李唐来之中的李唐,又是什么?恳请皇上解惑。”

    “这……”纪墨尴尬了,他这才想起来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陶渊明?又怎么可能有唐朝?

    不过纪总可是有急智的人,他干咳两声,说道:“晋陶渊明指的是【晋国】一个叫做陶渊明的人,这陶渊明乃是晋国有名的诗人。晋国妳大概还不知道吧,咱们这通明界分为五域,乃是【东土】、【西梁】、【南华】、【北疆】和【中原】。咱们大楚地处于南华,而晋国则位于中原,跟我们相距甚远,妳不知道也是正常。”

    “原来如此,那李唐呢?”可人自然是知道晋国的,但是仍故作第一次听到似的娥眉舒展,继续问道。

    “李唐……”纪墨无语了,他从记忆里知道了这通明界的地域划分以及各国分布,但通明界真的没有唤作“唐”的国家,只好又编造道:“在遥远的东土,千年前曾经有过一个叫做李唐的名人,他最爱牡丹,也影响了不少人的喜好。所以朕说自李唐以来,世人都爱牡丹……”

    皇上竟然连遥远的晋国有个叫陶渊明的人都知道,更连东土千年前的历史都了如指掌,难道说皇上其实是胸怀大志,昏庸无能都只是他的伪装吗?可人惊得一双弯弯笑眼圆睁,不敢相信的看着纪墨。

    纪墨愕然,旋即明白了过来。

    自己表现的有点过了,显然是引起小丫头疑心了。唉,纪墨不禁叹了口气,果然有句话说的没错啊,只要说了一句谎言,就得用无数句谎言去弥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