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血魔

推荐阅读: 九星霸体诀荣耀的华娱医统江山武炼巅峰本宫重生回来了我在仙界打游戏末日红警指挥官武动乾坤废土指挥官斩龙

    纪墨惊得不由自主后退一步,却忽然感觉有些硌脚,跟着脚下传来一声呻-吟。

    纪墨连忙俯首一看,却见铺满血浆的地砖上不知何时探出了一只青灰色的手,手的指甲漆黑污秽,刚刚纪墨正是一脚踩到了这只手上。

    “哇——”纪墨惊得一下子跳起来,被站在他身后的可人往后一拉,踉跄着总算是脱离了那只鬼手的范围。

    只见又是一只鬼手从血浆之中钻了出来,然后两只鬼手合力一撑,终于一颗人头也钻了出来,那人头披头散发,脸色铁青,七窍流血,一双翻白的眼球中血丝密布,也不知是死了多久的一只老鬼。

    不仅仅是地砖的血浆上,四周的墙壁、顶上的天花板,凡是有血浆的地方,都有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厉鬼爬了出来,一时间这座华丽的寝宫竟然仿佛变为阿鼻地狱。

    此时本来围站在四周喊着护驾说着狠话但就是不敢靠前的太监、侍卫们,还有临阵脱逃的宫女们就都傻眼了。

    他们其实本来是没那么大胆子的,主要是刺客就一人,而且扔石马的锦衣汉子也出现了,他们就都舍不得逃了。锦衣汉子既然到了,皇上肯定不会有事了,他们若是逃出门去,那肯定事后少不了责罚,若是在这里围观,说不定还能分润些功劳。

    结果就是这心思害了他们,血浆之中爬出的厉鬼穷凶极恶的抱住了他们,厉鬼青面獠牙,十分凶恶,也不管是头是脚是屁股,反正逮着就啃。

    太监和宫女们大多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直接就沦落成了厉鬼的血食。侍卫们则是仗着自己孔武有力,双手抓着鬼头拼命往外扯,可是更让人惊悚的事情发生了。

    他们的手触碰到鬼头后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溃烂,几乎是眨眼间本来有血有肉的手就被腐蚀得只剩下森森白骨,一根根指骨还在用力拉扯着,却又哪里扯得下来?

    “呜——”

    一只厉鬼居高临下从天花板上蹿了下来,一双黑漆漆的鬼爪向着纪墨当头抓去。

    “该死!这是【血狱百鬼行】!怎么会有【血魔】混入皇城!”那锦衣汉子又惊又怒,厉喝一声,重重的一脚踏在地面上,顿时将青石板都踏碎了两块,“轰”的一声响,借着反弹之力,锦衣汉子已经如离弦之箭般向着上方飞射了去。

    锦衣汉子飞在半空上身往后一仰,整个人凌空一个空翻,飞起一脚狠狠的踢中那只厉鬼。

    只见锦衣汉子的脚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青雾,似乎蕴含着惊天动地的力量。

    “嘭”的一声轻响,那只看起来十分凶恶的厉鬼被锦衣汉子一脚就踢爆了,爆成一团血雾散开,化做虚无。

    就在这锦衣汉子保护纪墨的时候,宫门外忽然射入进来一道紫光,这道紫光简直快如闪电,纪墨的眼睛差点没捕捉到紫光的轨迹。

    紫光一闪,瞬间便停滞在了美人刺客的面前。

    这时纪墨才终于看清了这紫光是什么,原来是个老态龙钟、瘦小干瘪的紫袍老太监,简直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倒了似的,如果不是纪墨一直追着紫光看,还真不敢相信这紫袍老太监就是刚刚那快如闪电的紫光。

    虽然纪总也是第一次见这老太监,但是却感觉颇为亲近,显然是因为记忆碎片的影响。

    那锦衣汉子纪墨都还未认出来,这老太监纪墨却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可见老太监在前任昏君的心中有着极重的份量。

    他是总管太监陈瑾,已经先后伺候过四朝天子,深受皇恩。亦是把昏君从小看到大的,太监不能生养,这陈瑾待前任宛如亲生,前任幼时丧父,心目中亦是把陈瑾摆在了个极为特殊的位置上。

    陈瑾布满了皱纹的老脸上阴冷得像要结冰,美人刺客花容失色,她完全被陈瑾的阴冷气势给震慑住了,竟然一时动弹不得,刚想说句什么,陈瑾却已经狠狠一爪挥下。

    从纪墨这边看去,只能看到是陈瑾面前幻出一串手影,其中染着鲜红。

    待动态变成静态时,纪墨方才终于看清了,登时惊得脸色苍白。

    却原来陈瑾一爪硬生生将那美人刺客的皮给活剥了下来,随手一抛,便见那软绵绵的人皮在空中轻轻飘舞,上面五官栩栩如生,只是整个身子都变成平面的看起来实在是惊悚到了极点。

    看过太多重口味片子的纪总都是脸色苍白,这里其他人就更是难以忍受了,连浩龙还好,只是紧皱眉头,像可人等等都是忍不住呕吐起来。

    而冷血的美人刺客也痛的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被活剥了皮的她浑身鲜红鲜红的,血肉、筋络都是暴露在外,看上去比血海中爬出来的恶鬼还要更恐怖几分。

    “说,”陈瑾的声音尖锐、阴冷,就像是锥子在刺人的脑髓:“或者死!”

    美人刺客缓缓的抬起头来,那因为被剥了皮而暴露出来的满口白牙咧开无声的笑,跟着她的嘴角溢出黑色血液,而那血糊糊的头颅无力的垂下,她竟然已经咬毒自尽了。

    陈瑾的脸色阴沉冰冷,锦衣汉子连忙忙过去掐开美人刺客的嘴巴看了一眼,不禁摇头叹了口气。

    美人刺客血糊糊的身体软软的贴着墙皮滑倒在了地下,在墙皮上留下一道血红的痕迹,仿佛丹笔蘸满朱砂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她活着的时候仿佛没有任何情感,到死时眼中才流露出了一种类似于解脱的东西。

    随着美人刺客的香消玉殒,四周的血海厉鬼倏地消失了,重新变回之前的华丽寝宫。

    很显然这法术是跟美人刺客一体相承的,美人刺客存在,法术才能依托存在。美人刺客死亡,法术也就消失无存。

    只不过,就算是法术消失,这寝宫之中也仿佛变成了人间地狱。那些太监、侍卫和宫女们之中许多都死在了厉鬼口中,仅余的几个活口也是断手断脚的,变成了残废,躺在满地的血水里哀嚎。

    锦衣汉子跟陈瑾一起走来,纪墨方才看清此人样貌,此人是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精壮汉子,虎背熊腰,双目中煞气逼人,脸上就像是僵硬的石刻,向着纪墨单膝下拜:“臣御前侍卫统领,连浩龙,救驾来迟,请皇上恕罪!”

    喂!要不要这么没诚意啊?连个笑容都不给,声音也硬梆梆的!如果不是这小子刚刚及时救了纪墨,纪墨真想吐槽他几句。

    不过从刚刚这连浩龙的表现上来看,他的忠心应该是没问题的,而且身手也很好,完全符合武侠小说里飞檐走壁来去如风的侠客标准,这让纪墨对他生出了拉拢之心。

    “皇上——”陈瑾此时却是满脸的懊恼、自责,他干瘪的嘴唇哆嗦着,就像是个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孩子的事情的慈祥老爷爷,快步到纪墨身边,拉起纪墨的双臂来仔细检查纪墨身体:“皇上,没伤到哪里吧……”

    这一下便是远近立判,可见陈瑾跟前任的关系真的是很亲近。被个老太监检查身体本来是挺让人起鸡皮疙瘩的事情,但纪墨此时心里却是颇为温暖。

    因为纪墨能够感觉得出,这个刚才活剥人皮的阴狠高手,乃是真心实意对自己好的人。那刚刚还活剥了人皮的干瘦如鸡爪般的老手,触摸到纪墨身体时带着浓浓的关切。

    陈瑾飞快的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什么伤处,方才松了口气。后退两步对纪墨躬身施礼:“皇上,老奴救驾来迟,罪该万死,恳请皇上降罪责罚!”

    好员工啊……纪墨对陈瑾不禁又高看了一眼,四朝老臣,却不倚老卖老,也不恃宠而骄,真是难能可贵。

    那连浩龙开口就是请自己恕罪,陈瑾却是请自己降罪,这么一比,陈瑾可是完爆了连浩龙。

    不过远近有别,纪墨倒是也没觉得连浩龙错了,只是不仅因为前任,自己也对陈瑾更亲近了几分。

    纪总可是最喜欢陈瑾这样的老员工了!

    一直在纪墨身边的可人也得以幸存,她连忙也跪下来口呼:“请皇上恕罪!”

    纪墨飞快的把三人的资料信息在脑海里过了一遍,陈瑾乃是皇宫里的大管家,总管太监,皇族之下第一人,又是四朝老臣,位高权重。

    放眼皇宫内外,最忠心于纪墨的莫过于这陈瑾了。那是不分好歹的忠诚,就算前任是昏君,陈瑾对他都是全心全意的好。

    可以说这个世界上,如果纪墨连陈瑾都信不过,那应该是再也没有可信之人了。

    可人是御女,纪墨的日常起居全都是她在负责,是纪墨的身边人。她的忠诚度,刚刚也表现了出来,纪墨对她也算放心。

    她在请罪之后就赶紧起来去床边取了衣物给纪墨穿上,纪墨可没什么心理障碍,舒舒服服的享受了她给穿上衣服的服务。

    当然这时候虽然被个美貌少女服务着,纪墨也没什么多余的想法。满地的血水、尸体,他要是还能硬得起来,那实在是太没下限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