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超凡贵族 > 第557章 漏洞百出

第557章 漏洞百出

推荐阅读: 绝世药神大医凌然武炼巅峰万古神帝天道图书馆最强终极兵王无限之凡人的智慧极品全能学生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掌中仙宫

    异化迅鸟的尸体还在草棚里抽搐蠕动,它的创造者脸色惨白,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伊莫森牙齿打架的咯咯声,让“大人,饶命”的求告都变得支离破碎,难以辨识。维克多不禁暗暗摇头,掌握强大力量的巫师缺乏意志力,容易受人摆布,那就谈不上忠诚。

    伊莫森可以一次异化并控制十五只迅鸟,足见他的魂火强度远超凡人,至少有白银巅峰的水准。他在维克多的面前连求饶、辩解的勇气都没有,可见他的意志还不如家族培养的精锐士兵。

    维克多传奇级别的精神强度主要用于操控自身的血脉天赋,论精神压迫,他甚至比不上高阶的白银骑士。超凡骑士的精神力量可以针对某个精锐士兵,让他瞬间恐惧、僵直、迟疑,但不可能让他背叛主君,跪地投降。就算是西尔维娅也只能用精神之刺杀死巴斯特恩侯爵,却无法魅惑他改变主意。伊莫森就难说,恐怕索菲娅一个眼神都能让他吐露所有的秘密。他可以跪伏在维克多的脚下,就能向任何一个黄金骑士殿下举手投降。

    伊莫森自幼接受封臣教育,按道理,他的意志不至于如此不堪。

    问题或许出在他自身的经历上……他带着贝尔蒂娜逃离家族,事实上背叛了原先的主君,背叛了对光辉之主的信仰,同时也否定了他十几年来所追求的忠诚品质,意志侧出现了难以弥合的漏洞。他渴望重新获得主君的认同,又不断的否定自我,背叛家族的负罪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被我拆穿了谎言,首先想到的是背叛者应收到的惩罚……这种心理伤害不是依靠提升力量或地位能够解决的,如果我传授他心灵血脉秘法只会适得其反,帮他走上自立的道路……看来,还得从他的家庭关系入手,给他安排一个强势的妻子,再生一堆孩子……那两个室内女仆没什么用,伊莫森的妻子必须意志坚定,忠于家族……只能在银月庄园的贵族侍从中培养一个资深女见习骑士,当伊莫森的妻子。

    维克多自动排除用贝尔蒂娜牵绊伊莫森的方案,一方面他舍不得把小胖墩还给伊莫森;另一方面,贝尔蒂娜的幸运光环涉及命运之力,米勒老头还特别喜欢她,他隐隐觉得贝尔蒂娜的出现并非偶然,无论是好是还,把变数置于掌控之下是最好的选择。

    “别趴在地上,去你的居所谈话。”维克多冷淡地撂下一句话,转身向草棚外走去。

    伊莫森还不知道维克多准备给他找个强悍的女骑士做妻子,低着头,战战兢兢地跟在维克多的身后。

    进入兽穴的小木楼,维克多在客厅的主位上坐下,看了眼垂头丧气的巫师,表情平淡的说道:

    “给你一次重新交代的机会。”

    伊莫森惊讶地抬了下头,又赶紧恢复垂首肃立,等候发落的姿态,连续两次深呼吸,试探性地用更亲近更谦卑的称谓:“老爷……”眼睛余光瞄到维克多无可无不可的神情,便壮着胆子,继续说道:

    “老爷,我以前交代的事情绝大多数都是真的……我原来叫马科林,桑顿男爵家狩猎总管的次子,我的妻子是男爵管家的女儿,名叫蒂娜……那年,我带着小贝尔陪蒂娜回家探亲,贝尔在房间睡着的时候,我独自进去照看她的时候觉醒了智慧指引巫术,我的手搭在贝尔的脸,浮现巫术符文,恰好被一个女仆看见了,她误以为贝尔是巫师,大喊大叫,招来了男爵管家的长子,也就是蒂娜的兄长,贝尔的舅舅……他当场拧断了女仆的脖子。”

    “其实,没有女仆撞见巫师符文,产生误会的人是蒂娜……贝尔的亲生母亲。”说到这里,压在伊莫森心里的石头似乎消失了,语气透着轻松,说道:“蒂娜没有大喊大叫,她轻声问我该怎么办?我能知道该怎么办?我当时已经吓傻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蒂娜便去找了她哥哥,然后男爵管家也知道了,当天晚上,我的父亲也悄悄地来到管家的庄园,大家一致决定,把贝尔处理掉……我的意思是,将贝尔抛在野外,让她自生自灭。实际上,我是想控制异化战犬,暗中搭救她。”

    巫师突然激动了起来,大声说道:“可是,蒂娜坚持先毒死贝尔,再把她掩埋!老爷,您能想象吗?贝尔的亲生母亲,要毒死自己的孩子,那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才19岁,蒂娜刚满18岁,她居然想杀死贝尔!”

    冷血的人也分为许多种,既然决定处理掉贝尔,用无痛苦的毒药总比把她丢在野外,任虫蚁啃噬,野兽撕咬要仁慈的多。事实上,蒂娜选择的处理方式比伊莫森的提议更具风险,因为贝尔迷路野外,葬身兽腹属于常见的意外,几乎无法追查。而毒死后掩埋尸体有可能露出马脚。这更像一场母亲坚持的葬礼。

    伊莫森应该明白蒂娜的用心,否则他不会把妻子的名字加入贝尔的名字当中。只是他无法面对残酷的事实,用妻子冷血的理由减轻自己的罪恶感。

    维克多不会揭伊莫森的伤疤,这会彻底地击垮巫师。

    “说事实。”

    “我们带着贝尔去了野外,蒂娜抱着贝尔,她的哥哥动手挖坑,我……”伊莫森沉默许久,脸色变得阴沉,声音冰冷如同冬天的朔风,“蒂娜一遍一遍的亲吻贝尔,她的哥哥却等的不耐烦了,拿出加了毒药的蜜糖,想喂给贝尔……呵呵,我怎么能容许他们杀害我的女儿?我命令猎犬群袭击了蒂娜的哥哥,然后杀死了他……蒂娜这才知道我才是巫师,我要她和我们一块走,她假装答应,趁我不注意,她抱着贝尔又想逃跑,还大声呼救,咒骂我是魔鬼的子嗣……老爷,我不是魔鬼的子……”

    “别说废话!”

    伊莫森悻悻地低下头,继续说道:“我强迫蒂娜喝下毒药,单独给她挖了一个坟墓,然后带着贝尔一路逃亡,直到被老爷搭救。”

    理智的人不会偏听偏信,伊莫森的说法只是站在自身立场上的一面之辞,并百般遮掩另一个真相。维克多不急于指出他的漏洞,心平气和地问道:“你为什么要向我撒谎,声称贝尔的母亲为了保护她,被自己的哥哥杀死?”

    噗通一下,伊莫森又跪了下来,自责惶恐的求告道:“老爷,我一直告诉贝尔,她的妈妈很爱她,所以才编了那个故事……您第一次召见我的时候,贝尔就在我的身边,我……我真的做不到当着贝尔的面,说出她妈妈要杀死她的事实。”

    维克多点了点头,感慨的叹道:“伊莫森,你的确是个好父亲……”

    听见兰德尔殿下称呼自己的化名伊莫森,而不是真名马科林,巫师顿时松了口气,定了定神,谦卑地说道:“主人,求您宽恕我不坦诚的过失。”

    附庸犯下不坦诚的过失,应当请求主君责罚。伊莫森却哀求赦免,说明他心中有鬼,对维克多还是有所隐瞒。

    伊莫森心虚气短,维克多反而感到满意。如果一个人装模作样的请求责罚,一边又试图掩藏更大的秘密,那他绝非善类,要么心存恶意,要么自作聪明,以为可以戏耍主君,蒙混过关。

    当然,伊莫森真要这样,维克多也不会弃他不用。兰德尔殿下自信能够驾驭这类自我感觉良好的中二病患者,只要他们像伊莫森一样有价值。

    维克多毫无遗漏地感知伊莫森一切细微的变化,包括他言辞中的漏洞和微妙的心理状态,也被推演的一清二楚。

    “伊莫森,银月庄园的两个室内女仆嫁给你已经三年了,你们始终没有生下孩子……是你嫌弃她们不够漂亮,还是你自己有问题?”维克多用调侃的语气问道,并说:“你如果不喜欢她们俩,就别耽误她们,让她们改嫁别人吧。”

    巫师顿时急眼了,支支吾吾地辩解道:“大人,我们的感情好的很……只是,只是……”

    “……只是。”维克多接过话头,身体微微前倾,眼神森然的说道:“你担心她们给你生下的孩子像贝尔蒂娜那样,也是个巫师!”

    伊莫森如遭雷击,整个人僵在地板上。

    维克多继续说道:“你一再强调,贝尔被人误以为觉醒了巫术天赋,管家和狩猎总管两家才决定处理掉她。你在向我表达,贝尔不是巫师……既然如此,贝尔的舅舅和妈妈要杀死她的时候,你只需主动站出来,表明巫师的身份,澄清误会,自己逃亡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蒂娜会照顾好贝尔的……可你为什么要杀死蒂娜和她的哥哥,再带着贝尔一路逃亡?”

    “你不得不杀死自己的妻子和妻兄……因为,贝尔并没有被人误会,她是个小巫师。”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